父母辈爱情

“我抬头,望见过无数架飞机飞过,有时我会想,你会不会在里面,如果有,那我也算跟你见过面的。”那是妈妈日记本里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浪漫。

我在打扫房间的时候,看见了爸妈抽屉里锁着的好几本日记本,有母亲的,也有父亲的,虽然每天都有记录,但是每天就那么几句话,但是碎碎的句子连起来,凑成了他们的半辈子。这是一篇关于我父辈爱情的记叙文。

我叫林闻情,我的母亲叫姜情,父亲叫林落,他们曾经当过一个学期的高中同学,可惜,父亲记不得了。

踏出校园之后,父亲成了一位年轻有为的飞行员,母亲成了一位很棒的作家,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文笔都是她教的。那年,他们二十三岁。

九年前,父亲母亲在同学聚会上重逢了,父亲才发现母亲是那个笔名叫“姜阿情”的作者,写下过他很喜欢的散文,那时候的父亲很忙,觉得三观很合,匆匆忙忙就表白了,母亲不知道怎的,平日里如此权衡利弊的一个人,也愿意就这么跟父亲在一起。

在那天之后的母亲,日记里总是会多一个人。

而父亲的日记里也会有记载许多对母亲的打趣。

母亲写过“今天望了星星,也碰了星星。”同一天,父亲也写了一句“今天抱阿情的时候,她一直望着我,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父母辈爱情

母亲写过“我抬头,望见无数架飞机飞过,有时我会想,你的身影会不会在里面,如果有,那我也算跟你见过面的。”同天,父亲在日记里写“今天上班的时候,好想阿情,但我还得飞下一趟。”

母亲写过“你低头,望见的万千灯火之中,会有一盏,是我为你点的。”同日,父亲也了一句“阿情今天送我上机,我看见她眼角有微微泪光,等我回来,我就给她一个家。”

他真的兑现了他的承诺,他给了她一个家。他怕她孤单,想给她留下一个孩子,又怕她独自一人承受分娩的痛苦。父亲便去孤儿院领养了我,那一年,我十岁,举办婚礼的时候,母亲给我换上了洁白的短婚纱,父亲送了我一双亮晶晶的鞋,我至今还将它摆在我的鞋柜上。我拿着捧花,站在母亲后头,跟着他们入场,那一天,我看见母亲眼里闪闪的泪光一直没消失。父亲问她后不后悔,嫁给一个没时间陪她的人,她笑着摇头。

确实,她爱对人了,从高中开始的爱,一直延续了一辈子。

父亲每一次上机下机都会给母亲报平安,父亲的日记似乎也是从那天变得不一样了,变得很长很长。“我每天上班都很担心,我担心我出了什么事,她们就没依靠了,阿情,我很爰你。我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突然消失,你们再也找不到我。希望这次我能平安归来。”每一次,母亲的日记都会这么一句话“今天阿落上班之前又给我发了他所有的银行卡密码还有一如往常的叮嘱,哪有这么多意外,我相信,你一定还会再发给我无数次的。”

他们度过了很多甜蜜的时刻,每一次,我都是见证者之一,我很荣幸,也很幸运,他们对我很好很好。

9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