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合租房的年轻人

看着门缝中露出来的灯光,我呼吸不禁急促起来。

我已经多次跟房东确认过了,这间房间没有新的住户住进来,可我却每晚都能看见,这间房间中露出来的准时亮起的灯光。

可是,这间房间之前的住户明明早就已经死了才对。

......

事情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本来是,但是,学校却在最后一个学期让我们出来自主实习。

理由说了一大堆,不过我都没听,毕竟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那都是放屁。

可是知道又如何?我也只能乖乖的服从。

大学同寝室的室友都是外地人,他们都选择回家乡找工作。

所以,我只得无奈地自己一个人去找工作。

当然,我也想找个体面的工作,但学校给推荐的大多都是厂子,我不想去。

所以,我下载了找工作的软件,希望能在这之上找到份满意的工作。

可一打开软件,这上面的内容就令我眼花缭乱。

动不动就上万的工资,看上去就很好的工作环境和福利,令我心动不已。

当然,条件也很高,可是,我只是一个没什么特长的普通大学生,没有什么优势,所以也只能看看而已。

我筛选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找不到自己满意的工作。

就在这时,一位HR却自己找上门,给我介绍了一份听上去相当不错的工作。

她说这份工作只要坐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就可以了,而且福利什么的也很不错,不包吃但包住。

住的房间也是三室一厅,各类配置都有,看上去很不错,而且免费入住,要知道在外面工作最大的开销就是房租了。

这些条件令我心动,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然后,我拿着父母给的几千块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将行李暂时安放在酒店里,我来到了公司。

公司位于一栋办公楼内,光是看到这办公楼内华丽的装修,就让我不禁惊叹一声,心想真是来对地方了。

然后,走进门内上了电梯,在二十几层楼的位置出了电梯,给HR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就有人来接应我。

她将我带到一个房间内,里面已经有十来个人在等待着,看来都是和我一样在等待面试的人。

这些人似乎和我一样都是刚出社会的大学生,都在坐立难安的等待着。

不过好在,这家公司面试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我了。

我走进一间办公室,有很多个面试官在进行面试,我走到那位向我招手的面试官面前坐下,正准备拿出自己的简历,却没想到他直接说不需要,然后问了我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都是不疼不痒的问题,完全搞不懂这个面试官问这些有什么目的。

我一一应答,也算是对答如流,还没过几分钟,面试就这样结束了。

我走出了公司,回到住处,等待着他们不知何时会发出的通知。

然后,当天下午,我就接到了录取通知,说随时就可以来上班。

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有些激动,一口答应明天就来上班。

次日,我将行李带到公司,准备午休时就把东西搬去他们安排的住所。

我工作的地方是一间还挺大的办公室,只不过里面只有一排桌子和几十张椅子,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几十个人挤在里面打着电话,让本来挺大的办公室变得拥挤起来。

负责指导我的主管也是一个年轻人,待人很和善。

然后,在他的指导下,我才知道这份工作是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拉人来公司办理一些业务,不过不报销话费。

不过每拉一个人,自己也有提成,一个月下来也有不少钱,听上去很不错。

然后,这位主管又自己演示了一遍,他找到一个人的电话,拨通过去,叽叽呱呱说了一大通后,在对方同意后,他就挂断了电话,对我说搞定了,很简单吧?

我点了点头,心说不禁有些佩服起他。

然后,我就是一遍一遍的练着话术,什么业务的具体内容,应对客户的几种问题的回答,就这么练了一上午。

期间,好几个主管还在不停大声喊着今天又挣了多少多少钱,听得我心生羡慕。

就这样,到了午休的时间,我带着行李,和几个和我一样想住公司安排的房子的人,跟着公司的工作人员走了些路,来到一栋公寓楼。

然后,我来到了公司安排的住处,这栋房间确实是三室一厅,只不过里面摆满上下铺木板床,连客厅里也是,看样子至少能住二三十个人。

各类设备都有,但都相当老旧,而且房间到处都是垃圾与各类没洗过的衣物,一股子的臭味让我的脑子不禁晕眩起来。

只需一眼,我知道,这里绝对不能住!但是,就算此时要去找房子,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只得无奈地先回到公司,决定先住几晚再慢慢找房子租。

好在,有位和我一样刚来不久的同事跟我说,他最初也是被公司的住处给吓到了,所以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

同时,他说他住的那间房子刚好还缺一个住户,问我要不要来。

我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答应了下班后就和他去看看房子。

下午继续练习话术,同时主管又推了几个客户给我,让我试试,我尝试给这些人打电话,但均已失败告终了。

然后,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我和那位同事一起去了他的住所。

他打开了门,我看向里面,里面很昏暗,没有一丝光,我借着门外的光才勉强看清。

正门进去后就是一条狭隘的走廊,不知有多长。

他熟练的走进去,走入黑暗之中,然后打开了里面的灯,我这才看清,连接着门口的不知为何是一条昏暗且狭长的走廊,而且没有照明设施,这设计令我疑惑。

“这走廊上没灯吗?”我问道

“一直没有,不过习惯就好。”他回答道。

确实这些都只是小问题,忍一忍就好了,最重要的是房间如何。

我走进去,发现走廊的尽头刚好有一间房间,不过早已经有人居住了。

我的房间在最里面,我进去看了看那房间,房间倒是中规中矩的,没什么好说的,倒是设备很齐全,厨房厕所里该有的东西都有。

这间房子是合租房,不过比起公司那种完全没有个人隐私的要好太多了。

房间是三室零厅,据说原来的客厅被改成了房间出租,也难怪采光如此差,几乎看不见一丝光。

这房子有很多缺点,但也比公司安排的住处要好太多了,合租房比较便宜,我也拿不出更多的钱,更重要的是离公司很近,只有几分钟的路程!

没多想,我就决定要住下来。我的同事也联系了房东,没多久我就签下了租房合同。

然后,我开始了每天早上和同事一起上班,下午除了他偶尔加班外一起下班的日子,生活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但是,令我头疼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了。

这间合租房的第三位租户,也就是住在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的租户,不止一人,而是一位父亲加一位母亲以及一个几岁的女儿组成的家庭。

他们一家人一起挤在一间小小的房间内,还跟其他人一起同住,我光是想想就觉得糟心。

不过,我可没有同情他们的闲情,因为令我头疼不已的原因,正是他们。

因为是合租房的关系,公用区域的一切都是公用的,但是,我却永远只能用到一部分。

厨房和厕所里摆满了这家人的东西,只要一不小心碰到一点,他们就会对你指指点点。

本来还想着自己做饭省点钱,可刚到厨房里准备做饭,那对夫妻就出来指指点点,这也不能,那也不能的,让我放弃了自己做饭的想法。

厕所也是,如果有人在用的话,我就算再急也只能憋着,这令我憋屈不已。

自然,我与这家人的关系自然并不好,不过倒是与他们家的女儿关系不错。

他们家的女儿经常来找我玩,不过因为我要工作的关系,不能经常陪她一起玩。

可即使如此,她也不放弃,我经常在下班后,看见他们家的女儿就靠着自己的房门睡着了,即使她的房间就在旁边。住在合租房的年轻人

我想,一定是她想要逃离她那悲哀的家庭,才会这样的吧。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令我心烦的,是几乎每天晚上,那对夫妻那不大房间内都会爆发出激烈的争吵声,而且总是会持续到深夜。同时,其中还会混杂着小女孩的哭声。

这令我感到愤怒,但是我又不敢当面与他们争吵,只能将耳机的声音开到最大,祈祷着能在午夜零点前睡着,这样我第二天早上才不会头疼欲裂地去上班。

我和我的同事讨论这件事,他的回答也永远只有“忍一忍就好了。”无奈,我也只有忍一忍。

但是,光是忍受这样的生活就已经竭尽全力的我,在工作上的问题,也接踵而来。

看样子我并不适合做这份工作的样子,已经上班一个星期了,也没有拉来一个客户。

主管邀我私下聊聊,我本来以为是批评我,没想到他却是突然向我推荐起了一个拉客户的好办法。

其实,有一些专门的平台上,全都是需要我们公司这项业务的客户,不需要特地去寻找,他自己就是用这些平台找客户,所以才能这么快的找到客户。

只不过,这些平台都是收费的,一个客户的资料少说也得几十,让我光看着就有些发懵。

“我们公司不强求充值,毕竟那些平台也不是我们公司的,只能说充了的话平常的工作会轻松很多,赚的钱也能多不少。”他这样劝道。

同时,之后他还告诉我我已经来公司一周了,如果不能每天都至少拉一个客户的话,就必须得加班。

迫于压力,我只得屈服,充值了不少钱进去。

不过,即使充了钱,也不代表客户就一定会来,所以也得做好所有钱都打水漂的心理准备。

好在投钱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不久我就拉到了好几个客户,与此同时,我的充值的钱也在迅速减少。

但是,拉到人也不代表就一定能办下业务,我拉过来的客户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最终没能办下来。

就在我以为钱要打水漂之时,终于来了一个资质不错的客户,成功办下了业务。

但是,直到那一刻真正了解过后,我才知道我们公司的业务有多么黑心,完全不像把客户拉过来时说的那么漂亮。

这让我的良心感到不安,而且就算是这样迫害一个无知的客户,我也拿不到多少钱,跟那些主管吹得天花乱坠的完全不一样。

我萌生了想辞职的想法,但是又因为父母时不时给我发来的勉励,同学群总是在报着的喜讯,以及学校命令一定要完成的实习,令我不敢辞职。

或许也是因此,我的业绩越来越差,每天公司群里都要报业绩,我都是第一个报的,这样才能保证迅速被刷下去,不被别人发现我那丢人的业绩。

甚至,连新来的同事的业绩都被我好,看着没来几天的新同事,侃侃而谈自己的拉人心得那副得意的样子,我心里不是个滋味。

我只能告诉自己,忍一忍就好了。然后继续坚持下去。

就这样,我在工作与生活的双重压力下艰难的生存着。

直到某天,那位和我住在一起的同事突然说要搬离这里。

“为什么?你工作不做了吗?”我问他。

“不做了,赚的钱还没有投进去的钱多,我已经欠了别人一屁股债了。”他说。

然后,他还邀请我一起去工厂工作,说那里虽然累点,但至少能真正的赚到钱。

但我一想到工厂的工人那狼狈的样子,我就不禁摇了摇头。

就这样,这房子内,就只剩下了那家人和只能忍受着他们的我。

某天,我像往常一样,睡在床上,祈祷着能早点睡去。

那家人也在如往常一样,持续的争吵着,但那天,我却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除了那家人的争吵声外,我还听到了一声声微弱的敲门声,以及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声音。

“呜呜......爸爸,开门......妈妈,开门......”

这对夫妻,难道是把自己的孩子给关到门外面去了吗?

不是他们房间的门外,而是这间房子的门外,不然声音不可能那么小。

我感到有些愤怒,居然还把自己的孩子给关到门外?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我也不好说什么。

可就在这时,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那带着哭腔的微弱的声音是这么喊的。

“大哥哥,开门......”

他们的女儿,此刻喊的人,很明显就是我,但是,我却并没有起身去开门,而是烦闷地将耳机的声音开到最大,然后将耳机死死地按在耳道内,希望能隔绝一切外界的所有声音。

次日早上,我醒了过来,如同往常一样,简单洗漱后就去上班了。

门口也没见到那个小女孩的身影,估计也被他们的父母带回去了吧。

但是,那天我回到家里后,发现我家附近围了不少人,一问才知道,原来昨晚,我隔壁的房间发生了杀人案......

昨晚,xx(夫)和xx(妻)争吵到最后,持刀杀死了对方,然后,又发疯了似的杀了自己的女儿后自尽了。

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从警察嘴里听见,而且,跟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我理所当然的要去录口供。

我将昨晚的事如实相告,警察也并未为难我,录完口供就让我离开了。

“请问,他们家的那个小女孩莫非也......”

但是,离开前,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给我录口供的警察是个年轻人,他听到我这个问题,眉头皱了一下,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似乎在确认周围没人。

“是的。”他说:“现场很凄惨,据说当晚那个小女孩被关到了门外,但刚好那层楼的监控坏了,所以当时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也不清楚。”

说着,这位年轻的警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便立即闭上嘴了,去忙其他的事了。

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我的内心也不禁有些后悔,为什么那晚没有将她带回来,或许那样她也就不用.....

但是,后悔也是没用的,我还得继续把生活过下去。

之后,我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那件事的风波过得很快,毕竟大家都还得过自己的生活,而且这种事已经泛滥到已经没几个人愿意关注了。

在警察结束调查后,我终于回到了往常的生活中,不,不应该这么说,毕竟这房子内只有我一个人住了,应该说迎来了平静的生活才对。

本该如此的。

那件事平息之后,我的睡眠情况却依旧没有得到改善。

因为,到了每晚凌晨零点时,我就会听到某种细微的声音。

这声音很微小,但我却听得却很清楚,即使蒙住耳朵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就仿佛这声音是从我身体里发出来的一样。

这异常的状况令我苦恼无比,以至于每天上班时都没有精神,已经被上级批评多次,同事们也都在笑我。

与此同时,房子里还出现了一件异常现象,那就是那家人的那间房子里,居然每晚都会亮起灯光。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来了新的住户就没多在意,只要他不像之前那家人一样就好了。

只不过,自那以后好几天,我都从来没见过那新住户,他仿佛从来没出来过一样。

而且,每次我经过那道房门时,总会闻到一股剧烈的恶臭味,但我又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味道。

我忍不住向房东询问,可他却说一直都没有新住户愿意来,毕竟这里发生过杀人案,愿意住在这的人只有我了。

但是,那间房间内确实是有人的,我偶尔甚至能听到里面发出来的声响。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去敲了敲门,希望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人。

咚,咚咚。

但是,无人应答,无奈,我只能又敲了几次,依旧无人应答。

这时我才注意到,每晚我听到那声音,不就是敲门声吗?

那晚,果不其然,那道声音又一次响起,我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走了出去,确认了那道声音是从正门发出来的。

我穿过黑暗,狭长的走廊,来到正门前,希望能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透过猫眼看向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但是,那道声音却越来越大。

咚,咚咚。

我鼓起勇气,正准备开门,但是......

咚!咚咚!

突然!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在我面前响起!

不止如此,我身后,狭长的走廊尽头,也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那个方向毫无疑问,是那家人曾经住过的那间房间传来的。

那一晚,我已经记不清我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了,我只知道,我输了,我彻底输给了“她”。

我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即使是写下这些字的现在,那道声音也依旧像在敲击琴键一样敲击着我的神经。

我想,我的生命应该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我想我也不用再隐瞒下去了。

我想告诉看到此处的你,其实在这本笔记本中记录的有关那家人的内容,我是有所隐瞒的。

或许是想要欺骗自己吧,我才会写下这篇记录,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我继续欺骗自己了。

我必须承认,是我杀了那家人。

在他们争吵的那一晚,我其实没有选择忍受,而是冲进他们的房间,持刀杀死了他们两个。

但是,我并没有后悔,而是感到一身轻松,然后,我开始将现场布置成双方因为争吵而动手的样子。

只不过,那时不知为何,他们家的女儿,却在那时走了进来。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能进来,我只知道,她已经清楚的看见了我杀人的样子。

我很害怕,害怕极了,一想到自己的人生接下来就必须在监狱中渡过,我就像发了疯一样的,扑向了她。

事后,我很后悔,但是,即使再后悔,我的生活也得继续过下去。

所以,我隐瞒了这一点,只想过上平静的生活。

可是,那敲门声,那不知为何亮起灯光的房间,都与“她”有着关联

我不知道是因为我自己的心理问题产生的幻觉,还是“她”真的回来复仇了。

但是,我不会再逃避我的罪孽,我会再次走向那走廊的尽头,去直面自己。

或许,我回不来了,所以,我写下这篇记录,就是希望那个看见这本笔记的人......不,我希望你,能将这件事公之于众,在此,我由衷的感谢你。

我合上了笔记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那敲门声还在持续响起,我鼓起勇气,站起身来。

穿过昏暗且狭长的走廊,我再次来到正门口。

咚!咚咚!

然后,那道声音再一次变得震耳欲聋,我的心脏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狂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但是,这一次,我没有逃离,而是选择压下门把手。

外面,什么都没有,就只有安全指示那微弱的绿色灯光,在证明着这一点。

同时,连那敲门声也已经消失了。

看样子,这些异常的情况只是我心理问题导致的幻觉罢了。

我松了口气,心脏逐渐恢复正常,安心感逐渐充斥在体内,手也自然的松开了门把手,门也自然的关上了。

咚,咚咚。

然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我鬼使神差的转过头去,在这幽暗的狭长的走廊尽头,那间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惨白的灯光洒向走廊。

然后,一道熟悉的......尸体,从里面走了出来。

咚,咚咚。

敲门声还在持续着,“她”也在向我缓缓地走来。

我发疯似的拼命按下门把手,门却纹丝不动,最后,我只能绝望的看向“她”。

“她”背对着充满光亮的房间,浸在黑暗中的脸庞上,却清晰可见一道如野兽般猩红狰狞的嘴唇。

最后,她的嘴唇微微张开,我听见了死亡的声音。

“大哥哥,开门。”

3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