剜心盗匪·腐烂玫瑰

01

“斯——”一颗子弹冰冷地插进了他的肩膀。

深夜里,皎洁的月光穿透薄薄的云层,风潮涌动,蝉藏匿在树梢里鸣叫,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几只好事的乌鸦在啼唤着,倒是显得幽森。

他的肩膀渗出了滚烫的鲜血,鲜血如同玫瑰般疯长,鲜艳的花瓣似乎转瞬即逝的枯萎——一滴,两滴……他闭上了眼睛,又是一滴泪水滑落肩边。鲜血在那水洼里的水绽放着,昏暗斑驳的光影下如同珍珠散落在水中,随后染红了水洼。

“你越跑,我便越是兴奋。”他的脑海里浮现了这一句话。

说罢,他缓缓倚靠在树旁,最终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他缓缓睁开眼,只觉得窗边的光些许刺眼,光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他头微微发痛,望着肩边绑好的绷带——“终究是…离不开你的手掌心吗…”他苦涩一笑。

“醒了?”

他抬头一望——伤口被撕扯的疼痛感瞬袭而来。

锦袍素雅身段娇,春风拂柳展妖娆——应该就是她了。

她拿起扇子微微遮住她的笑靥“噗。林泯啊,你也有今天。”她放下扇子,嘴角微微勾起。

她的肌肤光滑如脂,那双眸子最能魅惑人心,眼眉间一股惊鸿。鼻梁微挺,眼旁点缀着一颗泪痣。

她披着貂皮,缓缓坐到他的身旁。

“林泯啊,是我救了你,你得谢谢我哦”她用食指侧沿轻轻勾住他的下巴——“不要知道太多。”

林泯为微微扭头,冷笑道“你也还是没有下得去手。”

她缓缓放下了手,双眸忽变凌厉。

“我养你,是干正事的。”她又缓缓站了起来。“江国劲,必须死。”江国劲

02

他长得很白皙,清澈的眸底倒映着阳光斜射而来透过嫩叶的光斑,一对剑眉下是一对桃花眼,很是澄澈。脸庞有棱有角,倒是潇洒英俊。他倚靠在墙,侧身望着窗外的景色。  那是一个夏日,蝉藏匿在绿叶鸣叫着,打破了瞬间的寂静。

她,叫冷凌夕。是这A城里最有名的歌女。

身价高昂,无数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而江国劲,是杀死她妹妹冷凌幻的罪魁祸首。他曾剜去冷凌幻的心脏,作案及其恶劣。因冷凌幻拒绝他无耻请求,惨遭杀害。

他是A城的富商,常去歌舞厅混迹嫖赌,有权有势,他托了关系砸了钱贿赂法官。

因此,冷凌幻的死,是个冤案。

林泯苦涩一笑,却又不知道何去何从。

“林先生,”丫鬟阿月说道,“小姐让您陪她出街逛逛。”

(街上)

黄昏的灯下几只飞蛾相互碰撞,残光斜射在她的身上,几丝碎发轻松垂落在她的肩边,眸底里倒映着几缕微光闪烁着。

她朝前面缓缓漫步,而他在她身后默默提包。

光下小贩的叫卖,咖啡厅内的辩论,还有拉黄包车的汉子撒下的汗珠。

“是他。”她微微蹙眉,黄包车拉的,正是江国劲。

“也罢,”她又侧身望了林泯一眼。“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微微叹了一口气。

江国劲也望见了她。

“这不就是那花魁吗,什么破歌女。”他用手摸了摸下巴。“细胳膊细腿的,身材不错嘛…”他喃喃道。

03

林泯跟着她缓缓散步,却见她走路愈发困难。

他走上前去,轻轻拉住了冷凌夕的手。

“?”冷凌夕忽然停下了脚步。

“脱下吧。”林泯蹲了下来,微微抬起头。

她用手轻扶他的右肩,脱下了高跟鞋。

果然,双脚都硌红了。

“去街上做什么。”林泯问了问。

“别问。”她用食指温柔地放在林泯的嘴唇上,邪魅一笑。

她忽然挽住他的手,“还是给我高跟鞋吧。”

他微微点了头。

(歌舞厅)

“冷大小姐”,刘大娘朝她笑了笑。“您是来这?”

“没事。”

她走向前台,“我来吧。”

前台姑娘便退下了,不敢得罪。

林泯跟了上来。

原来,她在查江国劲的来厅记录以及时间。

04

“我还有一线希望 一线希望

他有黄金 我有热情

还是我对你忠实 还是他殷勤…”

冷凌夕唱着,歌舞厅五彩斑斓的灯光撒在她的身上,她依旧披着貂皮,手上扶着麦克风,在这酒色灯光之下轻微摇晃着身体,妙曼的舞姿,动人的歌喉在这舞厅之下显得光彩夺目。

客人们拿起酒杯饮着红酒,十分惬意。

自然也包括江国劲。

他倚靠在墙上,西装革履,在光下颇有兴致地摇晃着红酒。红酒轻微荡漾起一段涟漪。

她歌唱着,眼眸瞥见了江国劲。

她的兴致也来了。

林泯则在江国劲不远处默默观察他的举动。

江国劲搂着几位妓女,用食指轻轻摩挲她们的鼻子,搂着她们纤细的腰,笑得不亦乐乎。

唱完歌后,冷凌夕下了台,独自坐到酒吧的椅凳上。冷凌夕

“一杯拉菲。”

调酒师给她递了上去,她微微勾起嘴角,饶有兴致地摇晃红酒,残影下,她的项链十分璀璨。光溢满了玻璃边缘。

她痛饮而下,望着江国劲。

她向江国劲缓缓走了过去。

她走到了他的身旁,其他妓女知趣退下。

她微微俯身在他的耳旁:“不知道,先生愿不愿意去包厢与我共赏奏曲啊?”

她邪魅一笑。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江国劲用手抚着她纤细白皙的手上。

05

“先生再喝一杯吧”她缓缓举起酒,递在江国劲身前。

“好好好”江国劲笑到,“小美人都这么说,我也肯定照做。”

他拿起了酒,一饮而下。他的脸庞逐渐出现一抹红晕。冷凌夕缓缓走上前去,脱下他的西装外套。

她微微冷笑。“废物,得死。”

她摇了摇那把扇子,扇子底部的尖刃凸现出来。在光下显得凌厉冰冷。

她轻柔地抚摸着江国劲的脸庞。

真恶心。

她在他心脏狠狠刺了一刀。

“真想把你的肠子绑成一个死结,然后默默看着它腐烂。”

她冷冷一笑。

刀刃上溅满了他的鲜血。

真恶心。

“江先生,”她举着这杯红酒,微微摇晃。

“你说,鲜血能喝吗?”她在他的耳旁轻轻说道。

这根本不是红酒,而是他的血。

散发着血腥味,令人作呕。

06

她缓缓走向窗前。皎洁的月色朦胧,穿透云层,穿透梧桐叶照在她白皙的脸庞上。

她的脸庞,溅着一滴江国劲的鲜血。

她脱下貂皮,缓缓叹了口气。

风携着玫瑰馥郁的花香涌入窗内。

“凌幻,”她的双眸溢满了晶莹的眼泪,最终流了下来,那一道泪痕,在残影下显得悲凉。

“我终于帮你报仇了。”

07

林泯缓缓推开了门,望见倒在地上的那具尸首,明白了透彻。

她倚靠在窗边,散落的发丝被晚风吹得凌乱。

穿着旗袍的她,在啜泣。她不断用手拭去自己的眼泪。

他从未见过她这般的脆弱。

并且,那颗子弹,不是她打的。

是江国劲。

林泯无意间看到江国劲剜去冷凌幻的心脏。

江国劲派手下查明了林泯的身份。

为了防止事情败露,他决定亲自杀死林泯。

奈何只打中了林泯的右肩膀。

树影婆娑,见到附近有人,未能得逞只好放弃。树影婆娑

他伤好后,在原先的树林里发现了手枪。

这枪的型号以及大小,只有在上层阶级才有机会见到。

他走上前去,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肩膀。

她忽然站不住脚,跌跌撞撞靠在了林泯的怀里。

“这拉菲,”她轻轻掂起脚,在他耳旁说道“后劲怎么…这么大。”

林泯没有说话,用手缓缓抱着她——忍着伤口剧痛。

忽然,冷凌夕拥住林泯的头,毫无征兆地吻了上去。

“没有理由。”她朝他笑道。

“我也去觉得,你剜了我的心。”他深情地凝视着她,抱着她离开了歌舞厅。

晚风携着玫瑰潮湿而馥郁的花香,涌入街道。昏黄黯淡的灯光下,只有林泯抱着冷凌夕。

他撕裂的伤口溢出的鲜血顺着纤维扩散。

他踏着遍地残花,抱着她走向光明璀璨。

2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