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拒绝拿剧本

我叫孟萱,实名制奉劝各位年轻的小伙伴们不要熬夜。

因为熬夜容易猝死,还容易穿书。

将手中这本花了三个小时时间看完的书合上,封面用歪七扭八各种花哨的字体写着:108次求婚,天价娇妻哪里跑!

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五分,也是我熬夜猝死前最后的记忆。

睁开眼我发现自己躺在室外的花藤架底下,头顶上的月季红得像晚霞,无法确定是什么时间段,我就睡在了下面的长椅上。

我坐起来,还没反应过来情况,只见不远处传来咕噜噜轮子滚动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色波西米亚风长裙的女孩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女孩走上前来,看着我的眼神隐隐露出敌意。

“你是谁?”她问。

我一脸问号,自己不是在家吗,不是凌晨了吗,怎么醒来就到这里来了?还有眼前这人谁啊,不认识还要上前问,陌生人都这么无聊的吗?

于是我眯了眯眼睛,问:“你又是谁?”

女孩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配合着那张清纯精致的脸,仿佛一朵怒盛的白莲花:“我是季暖暖。”季暖暖

闻言我脸色一变,季暖暖?那个、季暖暖?

我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才看完的古早狗血替身小说,这个季暖暖是书里女主的名字,而里面的炮灰女配,小替身跟我同名,也叫孟萱。

联想到这一系列的不寻常,我马上回头四下看,这几百平的大花园、身后女主标准落水地的泳池,还有那三层楼高的豪华别墅......这肯定不是我家。

季暖暖见她慌张的神色,脸上十分自信地说:“不管你是谁,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走了。”

我小脑袋转了转,略一思量,估摸着应该是女主刚回归的那段剧情,小炮灰替身作为女主出国这几年的替代品,第一个被炮灰掉,她可不敢去触霉头。

“呵呵......”干笑两声,还不确定自己就是替身。

果然,身后管家从别墅里迎了出来,老远就看见她们,亲切地说:“季小姐,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请进——”顺便接过了行李箱。

季暖暖笑得甜甜的,“李叔,羽哥哥在吗,我打算给他个惊喜,回来没有提前告诉他。”

我在旁边被忽略了,管家招呼着季暖暖,抽空对我低声警告:“季小姐回来了,今天你就去松山公寓那边住吧。”

这话我哪里不明白,这是大老婆回来了要撵小三了。

“好的。”我更加肯定自己的身份了,一口答应下来。

管家走在前头,我为了不触霉头,直接绕着去了偏门,回房间收拾衣服什么的,结果出来还是碰上了早就等在下面的季暖暖。

对方的敌意十分明显,就差没把“我要整你”写在脸上了。

“我马上就走。”我马上说。

季暖暖笑了笑,“别着急呀,我送送你吧,这些年我不在,多亏了你照顾羽哥哥,我得谢谢你......”

她一边说一边走,温温柔柔的差点给我骗过去。

但是你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在往泳池那边走啊喂!

干嘛,我没顺着剧情走推你下水,你自己来补剧情吗?

我本来不想去的,结果女主看四周没人,直接上前两步跳了下去——我简直瞠目结舌。

“救命一一救救我!”她在水里使劲扑腾,呼喊声铿锵有力。

我人站在五米开外人都傻了,心里mmp。真是烫手山药丢不掉,救了也赖上她,不救更难说,犹豫半天要上前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来了来了,传说中只在关键时刻拥有瞬移、闪现功能的男主角登场了。

我们的男主南宫羽,身高一八三,一身黑色衬衣,修长挺拔,长腿一迈,光是个背影就迷倒万千少女。

可我孟萱不为所动,甚至还想跑路。

男女主湿身从泳池里起来,季暖暖浑身湿漉漉,衣衫紧贴着玲珑有致的身材,一张小脸苍白惊惶,谁看了不感叹一句我见犹怜!

南宫羽转过一张刀刻斧凿般的面孔,那双向来只有冷酷、嗜血、邪魅的眼睛对怀中的女人流露出一丝温柔。

“你没事吧?”他用总裁标准的性感低音炮询问。

季暖暖趴伏在他精壮的胸肌前,柔弱到站都站不稳,却依然倔强隐忍地瞪向我:“我没事,羽哥哥,是我不小心滑倒了,不关这个姐姐的事。”

果然下一秒男主冰冷的视线就射了过来。

我:“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南宫羽脸色有点不好看,他没有马上抱着女主离开,而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把松开抱着女主的手。

季暖暖失去重心,跌倒地上,楚楚可怜地望着他:“羽哥哥......”

南宫羽用冷酷的背影对着她,脸上则是痛苦与倔强:“三年前不是你执意要出国吗,我们也没有关系了,你来做什么?”

孟萱出于吃瓜状态,想走,又害怕打破这气氛被炮灰,只好留在原地装透明。

季暖暖失魂落魄地说:“对不起,我是有苦衷的,这三年我发现我忘不了你,羽哥哥,你也跟我一样的对吗?”

这个小说的男主设定就是美强惨,还有点傲娇。女主三年前在他企业濒临破产、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他,注定要走一段漫长而狗血的复合套路。

原书中是这么描写的:

南宫羽冷笑一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凉薄的笑容,眼神冷酷地在面前的女人脸上划过,缓缓道:“你也配?”

瞧瞧,多么傲娇,多么口是心非。

我抱着手里的小包袱,期待着他那句苏破天的台词。结果南宫羽目光突然游离到自己身上。南宫羽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男主像书中一样,“你也配?”说完对我招了招手,跟招呼小狗似的:“你以为你是不可替代的,其实我身边从未缺过人,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孟萱。”

我被点名,人都石化了一一拜托男主不要擅自加剧情啊喂!傲娇属性要不得,我本来结局就够惨了,现在躲都躲不掉!

呜呜呜,熬夜看书猝死就算了,进来还要遭受修罗场。

果然季暖暖不可置信地看了我一眼,在男主回头时马上伤心欲绝装,眼神跟碎了的玻璃似的,“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对不起,三年前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是有苦衷的——”

南宫羽冷漠道:“李叔,送客。”

嚯——另一边还有一个看戏的,比我专业,全程没有存在感。叫到他了后。李叔马上上前来,似乎不忍心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不敢。

女主伤心欲绝的走了,孟萱尴尬地看看手里的小包袱......她跑得了吗?

没人注意我,我就只好又灰溜溜回去了。

女主的回归勾起了男主的伤心往事,躲在房间里喝闷酒。

当然这是书里说的,作为长得跟季暖暖有三分像的小替身孟萱一一也就是本人,躲在客房内不敢去触霉头。

但是霉头还是会找上来的,喝醉的男主半夜推开门进来,一个浑身酒气的大汉夜闯闺房。吓死个人。

我咬着被子,目光在他极品的身材上流连忘返,一边紧张道:“您、您别乱来啊......”

“暖暖?”屋内没开灯,南宫羽每次找原身解决某些问题的时候都是半清醒的状态。

往常原身都是卑微的当个替身,但是我不愿意了,义正言辞道:“我是孟萱,总裁、哦不,南宫先生您认错人了。现在是半夜,您赶紧回自己屋睡觉吧。”

谁知这总裁脑子也没完全坏了,那双醉意朦胧的眼里流露出三分戏谑、五分凉薄、两分嘲讽,十分邪魅地一笑:“你不是我的未婚妻吗,连你都要赶我走?”

说罢十分霸道的扑了过来。

我反抗无效,在性命和色欲的双重抉择下,半推半就地从了他。

接下来就是长达几个月的空窗期。

外面剧情如火如荼地进行,男女主各种偶遇、各种误会纠纷,狗血漫天洒。我每天待在屋子里,不问世事。原本该我参与的剧情我都缺席了,什么找人羞辱女主啦、流氓欺负啦、散播留言啦,或是绑架什么的,这些愚蠢地坏事我啥也没做。

重要女配的缺席也导致了主角的感情线不完善,久久没有进展,没人欺负女主,男主就没有机会英雄救美。一边捣乱一边作为主角感情推动的女配乖乖的不作妖,倒是女主各种傻白甜、犯蠢的事故层出不穷。

几个月过后,我一直在等待男女主感情好了,最后放话让我滚蛋。希望看在我不作妖的份上,男主给一张支票随便填什么的......

我等啊等,等啊等,等到院子里的月季都谢了,菊花开了又败,天上飘雪花了,男主还没让我滚,反而时不时来找我关怀一下子。

我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年前感觉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哦豁!怀孕了!

南宫羽跟所有言情文总裁一样,啥正事不干,天天就忙着接狗血、谈恋爱。

我坐在院子里的花架下,手里拿着新鲜出炉的报告单,心情复杂地好像总裁那切割的不均等的眼神。

一分失落、一分紧张、一分忐忑、三分忐忑、三分无措,还有两分柔软。

说高级一点,五味杂陈。

总裁好像人也挺好的,除了傲娇一点,脾气倔了一点......其实,对我也挺好的。

好像抛开与女主那些狗血剧情,生活中的总裁还是很正常的。忙于工作,每天生活忙得不行。

好像很久没有听见他叫自己暖暖了,不知不觉间“暖暖”这个名字,被“萱萱”给取代,很少回来的别处成了他的家。

会抽空给我做饭,在书房工作到很晚时会偷偷回到房间,抱着我入睡。

这时候我才后知后觉,自己貌似撬了女主墙角!

这这这......使不得吧?

剧情大神跟仿佛跟她觉悟同步了似的,安静了大半年,决定整个大的。

下午南宫羽匆匆回到家,二话不说拉起我就要朝外走。

“去哪?”我没反应过来,看他脸上表情十分难看,吓了一跳。

南宫羽从外面回来,身上带着风雪,寒气遇到室内的暖气消散无踪。他看了看驼绒大衣上的雪花,松开我的手上了二楼。

几分钟后拿着厚厚的外套和围巾、手套下来,一边给我穿上,不容质疑地说:“跟我去一趟医院。”

我脑子里还是那份报告单,不知为何竟然以为他知道了,脸上扬起笑容,来不及问话就被推搡进了车里。

司机跟吃了炫迈似的,马上就开走了。

“你知道啦?”我语气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甜蜜。

南宫羽坐在旁边,这会儿我才来得及细看,他衣衫有些凌乱,打了发胶的头发也有些松散,平日里不戴的金丝边眼睛也带着,脸上还有一处擦伤。

心里有些异样,我敏锐地想到了不可抗力的剧情因素,迟疑地问:“你怎么了?”

他面色难看,时不时看着窗外的景色,似是十分焦灼。闻言回头看了我一眼,声音沙哑地说:“暖暖为了救我,出车祸了,医院ab型血刚好没有了,我记得你是ab型?”

我听完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心里那点柔软仿佛刚出门时被冻住了,干巴巴的点了点头:“是的。”

可是我现在怀孕了,不能献血。

只是献血,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会帮,但是南宫羽焦灼的态度让我很不安。

算了,还是装作不知道吧,献血前是要检查的,何必我说了平白惹人怀疑呢。

所幸到达医院时,从别处调取的血源已经到了,无需另外献血。

手术室外围了很多人,季父季母,还有亲戚朋友,足以见得季暖暖的人缘关系多好。看着南宫羽忙前忙后地安顿季暖暖的父母,我感觉坐在一边的自己好多余。

医院里比较暖和,我身上穿太多了有些热,坐在一边尴尬又多余。

动了动手打算脱掉外套,南言羽立刻看过来,“乍冷乍热会感冒,穿上吧。”

最后我只摘了围巾。

手术成功了,季暖暖人没事,但是需要住院修养。季暖暖

所有人或明显或暗示地提议南宫羽带她回去照顾,古早文的经典套路,所有配角都在助攻。

本该早早下线的女配没有剧本拿,所以在心里默默反对。

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羽没有同意,倒是晚上更是陪护都没有,牵着等了一天的我回去了。

车上,我跟做梦一样,问他:“你不在医院陪着她吗?“

“她有家人在,为什么要我陪?”他理所应当地反问。

我笑了笑,说不清心里这放松的状态是怎么回事,没说话。南宫羽帮我整理了一下围巾,英俊的脸上是认真的神色,纤长的睫毛下垂,看不清里面的思绪。

这时候我心里确定,有些东西真的不一样了。

剧情君终究被我这只小蝴蝶煽动的翅膀给吹趴下了,不过它并不轻易认输。

几天后,季暖暖的体检报告上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她眼睛受了伤,看不见了,希望见南宫羽一面。

他去了,毕竟是因为救自己伤的。

我大概猜到了,这是要我的眼角膜去换。

但是,南宫羽回来后只字未提要我去做匹配检查的事情,我等他说,等了很久,直到晚上洗了澡去书房处理工作,我在房间等到失眠。

房门悄悄被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进来,怕惊扰了我。

身边的床陷下去了一截,我直接翻了个身,声音都哑了:“你都是这么晚才睡的吗?”

南官羽冷不丁被我吓了一跳,顿了一下才“嗯”了一声,反问:“你怎么还没睡着,失眠了?”

我心里装着事难受,直接问:“季暖暖的眼睛怎么回事儿,你要负责吗?”

身边传来一声低笑,“原来你在想这事儿啊,负责我肯定会负责到底,已经托人在国内外寻找相匹配的眼角膜了,手术一切相关费用和资源我都全权负责。”

我:“就这?”

“啊,不然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我觉得,不是应该第一时间找我做匹配吗,然后逼我献出眼角膜......

身边的总裁大人打了个哈欠,一手伸过来抱住我,缓缓道:“我会处理好,快睡吧,这么晚了......”

身边人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干净又熟悉的味道,我往他怀里钻了钻,等他快要睡着时,在他怀里小声说:“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嗯?”

“我怀孕了。”

3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