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犀

老人讲:“犀角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听到这句话,你肯定不信,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但先别急,听我讲完接下来的故事。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爷爷奶奶家住在乡下老家,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回到老家去住上一阵子。有一年,刚刚结束中考的我照例去了爷爷奶奶家,故事就发生在那个暑假。

2013年7月1日午后,我和父母驱车前往乡下老家。从县城到乡下距离倒是不远,但因为途中要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所以全程要花费两个小时左右。

我坐在车后座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正想着这次考完试终于放松下来,可以好好安排这个暑假,计划着要找大生带我去山里玩了。

大生是我的发小,我们年龄相仿。但他因为家里穷,从小就没有上学,不过我每年回老家都会和他一起玩。

我正美滋滋地心里规划着,结果爸爸突然一个急刹车,大叫道:“天啊,什么东西,吓死我了。”爸爸急忙下车查看。

我回过神来,探头向车前看去,却什么东西也没看到。待爸爸仔细地车前车后查看了一番之后回到了车上,妈妈问道:“怎么了?”

爸爸说刚刚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不知是什么东西飞快的从车前闪过,可能是什么小动物,应该已经跑掉了,毕竟这里的自然条件不错,经常会有野生动物出没。

正当爸爸打算继续前进时,车子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了。检查了一遍,油箱是满的,车胎也没有爆掉,一切正常,可车子就是无法启动。

就这样尝试了半个小时,无奈之下爸爸叫妈妈给村里的熟人打电话,叫人来帮忙,自己继续尝试启动车子。

就在妈妈刚要拨出电话时,车子竟然启动了,于是我们就继续赶路。

由于路上耽搁了,到爷爷奶奶家时已是晚上七点钟。傍晚时分,天都已经暗下来了,村子里零星地有些人家亮起了灯。

奇怪的是,爷爷奶奶家的灯并没有亮起来,虽说他们平日节俭惯了,不会太早亮灯,但是他们知道我们今天回来,换作往常回来的时候,他们应该正在家里准备晚饭的啊。

难道他们不在家?果真如此,我们进到屋子里,叫了一圈也没人应。奇怪,这么晚了,爷爷奶奶不在家去了哪呢?

爸爸转身出了门,说去村子里转转找找爷爷奶奶,妈妈看到家里有做了一半就搁置在灶台的饭菜,就洗了手接着做起来。

我迫不及待想去找大生玩,可却被妈妈叫住了,她说叫我乖乖呆在家,免得吃饭时找不到我。我只得第二天再去找大生玩。找大生玩

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太无聊,再加上下午坐车坐得有些疲惫,竟不知不觉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里我去找大生一起玩,可是大生竟不搭理我了。无论我怎么和他说话他都像听不见一样,只是一直在擦拭着他平时骑的那辆三轮车。

气急了的我用力拍向他,他终于回过头来了,可是诡异的是他幽怨地瞪着我,嘴里低声念着:“为什么你才来找我玩,为什么你才来找我玩......”

我被大生吓到了,以为他是在和我生气,手搭上他的肩膀刚想和他解释,却注意到自己的手指间有红色的液体在流出,仿佛是血。我急忙抽回手查看,手掌上确实是血。

再次抬头,大生的脸已经变得狰狞,脸上各种伤口混着泥土,头上、眼眶、嘴角都有血溢出,可他嘴里还在不断嘟哝着那句:“为什么你才来找我玩......”

这一幕吓得我从梦中惊醒,睁开眼后发现是梦,我松了口气,慢慢缓过来,但仍心有余悸。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只听到外面大人们在说话,应该是爷爷奶奶回来了。我起身推门走出卧室过程中,仿佛听到他们提到我的名字,但听得不真切。

他们见我出门了,就没有再继续谈话,而是招呼着我说快吃晚饭吧。其间我问起爷爷奶奶去了哪里,他们说是在村子里和别人闲聊忘了时间,我并未在意。

吃完晚饭已经很晚了,我们收拾了一番就准备睡觉了。可是我却睡意全无,因为傍晚刚刚睡过,一想到那个梦甚至还有点后怕,不由得裹紧了被子,许久之后终于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还有工作的爸爸妈妈就返回了城里。我的暑假生活正式开始了。

妈妈走前叮嘱我,说最近天气热太阳毒,叫我乖乖呆在家里,不要跑出去玩。奇怪的是,以往疼爱我的爷爷奶奶竟也这样说,并答应妈妈会看住我不许出门。我当然不以为然。

午饭后,我就趁爷爷奶奶中午打盹的时候溜了出去。爷爷奶奶说大生暑假去找他在外地打工的爸爸妈妈了。我也没了玩伴,只好一个人在村子里闲逛。

天气确实很热,午后的太阳仿佛要把人烤熟了一般。天气一热,村子里的各种味道更加浓烈了。路过臭水沟,臭气熏的人想赶快走掉。村子里很多人家都会养些家禽家畜,路过的时候气味都很冲。

奇怪的是我转到大生家门口时,他家竟没有前面闻到的那些臭气熏天的粪便味道,反而从院子里飘出淡淡奇异的香味。

我看到大生家的大门竟然没关,好奇心驱使之下我走了进去。说是大门,实际只是一个木板栅栏罢了,本就没关,一推便开了。进去以后院子里杂七杂八地堆了些东西,院子里只一间茅草房子,就是那种用泥土里混了一种草从而充当水泥搭建的房子。

走进屋子里,那香味愈发浓烈了。我看到大生的奶奶正躺在摇椅里休息,原来大生奶奶在家并没有和大生一起去找他爸爸妈妈。

我确认没事后决定离开,可刚要转身离开时听到里屋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当时心想:莫非真是趁着大生奶奶一人在家,他家里进了贼。也不知哪里借的胆子,我扒着门缝偷偷的往里看,结果我竟然看到了大生!

大生当时正背对着我摆弄什么东西,我叫他的名字时还把他吓了一跳。我问他不是去外地了吗,怎么在家里,他说刚刚回来的。这下有人陪我玩,我高兴极了,便没再多问,吵着让大生带我去山里玩。

大生答应了我的请求,说要换件衣服,我转身出去说在外面等他,还催促着说快点我都等不及了。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大生正在往被子里藏什么东西,更没有注意到那是一张黑白相框。

大生换衣服换了好久,后面又鼓弄了其他的事情,磨蹭到变了天我们才要出门。我也注意到了天似乎阴下来了,但是觉得最近天气好应该不会下雨,而且实在是太想出去玩也就没管太多。

终于在大生的带领下,我来到了心心念念的山上。我们玩的很开心,大生带着我掏鸟窝,捉田鼠,摘野果子吃,还给我看他前不久发现的马蜂窝。眼看着天越来越阴,似乎真的要下雨了,大生提议我们赶紧回去。心满意足的我答应了,说到旁边草丛方便一下就走。

我刚钻进草丛,雨就很急的落下来了,于是我快速地解决完,可当我出来却以后发现大生不见了。我大声地喊着大生却没人回答,起初我以为是大生在和我开玩笑,可是雨越下越大,我的衣服完全湿透了,大生却一直没有出现。

我开始慌了,决定自己找下山的路,可是我第一次上山对那里完全不熟悉,雨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天色也越来越黑。我又气又急又怕,耳边不断传来某种野兽的叫声,我哭着跑了起来,心想一定要找到大生问清楚为什么丢下我。

慌乱之中,我被地上的树枝绊倒,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我奋力地挣扎着起来,却还是没办法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最终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已经是七月四号的傍晚,我躺在爷爷奶奶家的床上,爸爸妈妈也在。原来那天我摔倒后被上山找我的人发现了,带回家后就一直在发烧,神志不清,嘴里还说胡话。嘴里还说胡话

见我醒来,大人们都很高兴。爸爸问我为什么会跑到山上去,当我说和大生去玩的时候,他们都愣住了,我感觉不对就问他们大生呢,大生当时也还在山上吗,他怎么样了。

我看着他们的神情以为是我误会了大生,他并没有丢下我,只是他也在山上迷路了。可没想到,我得到的回答是,大生已经死了。更让我诧异的是,就在我回乡下的那天,大生就已经死了。

七月一号那天,大生本来借了邻居的自行车要去镇上给奶奶买药,可就在返回途中经过那段崎岖的山路时,出了意外。整个人连着自行车一起跌了下去,大生当场身亡。

我们回去的那天晚上,爷爷奶奶正是在他家里安慰大生的奶奶,老人家接受不了孙子已经不在的事实,状态很不好,精神也恍恍惚惚的。

而大人们怕我难过所以选择隐瞒,骗我说大生去找他爸爸妈妈了。

可我后面的的确确看到了大生啊,这又是怎么回事呢,爸爸妈妈他们说可能是我生病了脑子不清楚。可只有我知道,那是真实的大生,绝对不是我的幻觉。

知道大生去世的我难过了好几天,一直躺在家里也不吵着出去玩了。偶尔也会做梦梦到大生,大多是我们一起玩的场景。

又过了两三天,又一个悲伤的消息传来,大生奶奶在家里去世了。老人死在了常坐的那把摇椅上,走的时候手里还抱着大生的遗像,眼角还挂着泪。

大生奶奶出殡的那天,应我的强烈要求,大人们同意让我去了。送走了大生奶奶的棺椁,大人们回到大生家里慰问着家属,我一个小孩子就这里那里的看看,我来到了大生的房间,又想起了那天我看到大生的场景,一切都是那样真实。

正当我思索着,我注意到旁边的柜子上有一个奇怪的方形盒子。盒子看起来像是放了很多年了,上面有一些奇怪的花纹,看着年代久远。打开盖子一看,才发现这原来是个小香炉,里面的香早就燃尽了,只剩下香灰,但还能闻到若有若无的气味。那气味很像我那天去大生家闻到的奇异的香味。

正当我打算拿起来仔细地闻一闻时,一个声音喝住了我。声音来自一个老人,也是那天去给大生奶奶下葬的风水先生。他走过来拿过香炉,仔细看了看,又贴近嗅了嗅,然后神神叨叨地说了句:“果然,正是它。”

我问他正是什么,他闭口不说,只叫我出去不要碰也不要问,小孩子不要什么都管。我总觉得这事蹊跷,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于是脱口而出:我见过大生。

风水先生听到这话,又问了我一遍确定看到了大生不假,我肯定的回答他,并把见到大生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老先生听完便指着那香告诉我,我之所以能看到大生是因为这香的缘故。

原来这香乃是犀角所制,燃烧后有奇异的香味,凡沾染此香的人,可见到所念故去之人,且与之共处,古时也相传燃烧犀角可以照妖。犀角可以照妖

我们推测应该是大生奶奶思念孙子,便在家里点燃了这香,想借此继续和孙子生活在一起。而我那天也是进到了这里,沾了香才能看到大生。

我又问老先生为什么后来我在山上看不到大生了,老先生告诉我说是雨,那天的大雨冲掉了我身上的犀角香,所以我看不到大生了。正如现在,大生家里的犀角烧尽了,大生奶奶也见不到孙子了,所以伤心过度才会去世。

我恍然大悟,原来那天在山上,大生没有丢下我,只是我看不到了他了。想到这,我就更加想念大生,悲伤不已,大声哭了出来。老先生劝慰我说,其实生死乃常事,我们都不能改变什么,我还小,等我长大了就能想明白了。他还说,对于这件事,大生要比我看得开。

那天晚上,我又梦到了大生,只不过这次,他在和我对话。他告诉我那天回乡路上其实是他帮我们度过了崎岖的山路,他还和我说,他起初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直到在家里看到了自己的黑白照片。还有那天下午在山上,他也知道那是最后一次和我一起玩了......

梦的最后,大生说他这次真的要离开了,然后他说:祝我快乐,希望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9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