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已至

楔子

太阳位于南回归线时,京城十二月的冬至悄然来临,韩冬冬趴在窗户上发呆。

屋内的温暖与外面的寒冷形成极大的反差,“冬冬,外面冷,把窗户关上”,温和的嗓音从背后响起。

韩冬冬侧过身瞥见男人穿着舒适的家居服,发丝慵懒而凌乱。转过身关上窗户,看着玻璃悄悄地哈了一口气,窗外的景色变得朦胧而模糊。

“今年的冬天可真够冷的。”男人倒了一杯速溶的美式咖啡递过来。

冷吗?韩冬冬接过咖啡,内心自嘲的轻笑一声。或许谁也不知道,对于她来说,最冷的是六年前的夏天。由内而外的寒冷,温度再高的阳光也无法驱散她的寒意。

那个夏天刻骨铭心,韩冬冬落榜了。

但现在回想起来,也许也该感谢那一次最沉重的打击,使她被迫成长,让她遇见自己的救赎。

01

九月开学的时候,韩冬冬背着书包来到学校,回到氛围压抑的高三班级,坐到班主任安排的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

邻座是一名正在睡觉的男生,韩冬冬没太在意,拿出书准备上第一节课。

开学第一节是老班的语文课,蒋老师推推眼镜,先发表一段假期总结,讲完欲言又止的皱眉说道:“顾凛,顾凛!”

顿时全班的目光齐刷刷的转向最后一排,韩冬冬再傻也知道那个睡觉的邻座叫顾凛,而且顶着老班与全班同学的注视下依旧埋头睡觉。

“韩冬冬,把你同桌喊醒!”

被赋予如此重任的韩冬冬头疼的伸出手拍了几下邻座的胳膊,但没有动静,只能加大力度的摇。

顾凛被摇醒,皱着眉慢慢抬头望向韩冬冬,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老班愤怒又无奈的说道:“顾凛你一来学校就睡觉,是家里床睡得不舒服非要来课桌睡是吧!啊?”

“老师,我头疼!”顾凛轻飘飘的回道。

老班没好气的说:“你一来教室头就疼!”话落,班里哄笑。

课堂的气氛被带动起来,蒋老师便也开始继续上课。

韩冬冬不由庆幸这老班脾气还好,邻座上课睡觉就说两句也没惩罚,正想着就感受到邻座的目光。

顾凛眉梢微挑,瞳孔乌黑,望了韩冬冬一眼,然后埋头继续睡。

下课后,韩冬冬拍拍前座的同学,“顾凛是不是很......”一时间找不出什么形容词形容,就见那哥们激动的压低声音说:“不是很,是非常!”

“你是新来的可能不知道,顾凛大佬,稳居年纪第一,但是脾气特别暴躁,一般没人敢惹他,对于你敢拍他胳膊,兄弟我表示佩服。”王林声音很小生怕顾凛听到。顾凛

韩冬冬顿时不安,王林又安慰的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害怕,凛哥只要没人惹他,他还是很好的,还会教你题目呢。”

不过教题目的方式可能有些极端,王林选择性的没有说。

韩冬冬默默低下头刷题。

体育课前,王林抱着篮球激动的转头问:“凛哥打球吗?”

睡了大半个早上的顾凛终于有些精神,懒洋洋的开口:“不去。”说完右手继续写试卷,左手伸到校服口袋。

“等等,下课帮我带点糖回来。”顾凛出声喊住走到门口的王林。

“好嘞,凛哥。”

上课铃响起时,班里只剩下写作业的韩冬冬和边玩手机边看题的顾凛。

“韩冬冬?”顾凛突然出声,眼皮微抬望过来。

韩冬冬见有人喊,有些疑惑的看过去。

“你从早上坐到这就没离开过半步,如果不是你还眨眼,别人都以为你是座雕像呢!”顾凛又缓缓开口:“又或者因为我坐在外面,挡着你出去的路了?”

听完韩冬冬面部表情有一瞬间僵硬,没有说话。

灼热的气息靠近,顾凛声音压低:“这么不想和我交流,怕我?”

“没有,不是因为你。”韩冬冬收回视线。

“哦哦,不是因为我。”顾凛拉长音带着一丝戏谑,虽然承认但语气无半分相信。

教室寂静的甚至能听到笔划过纸张的声响,就在韩冬冬以为顾凛不会再说话时,“听说你是复读生?”

韩冬冬手中的笔顿住,莫名气恼的没有回答。

顾凛放下手机,“唉,你别生气,我又没嘲讽你,你既然选择复读,说明你下了决心与勇气才跨出这一步的。”

说完停顿了一下,就在韩冬冬歪脑袋看向他时,他才眉梢微挑,肆意又张扬地说:“学姐,学弟看好你哦。”

夏末午后三点半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两人的发间、眼眸、肩膀,那炙热的少年感突兀地让韩冬冬嘴角上扬,淡淡的说:“谢谢。”

十九岁的韩冬冬遇见十八岁的的顾凛,风过树梢,绿意盎然,缘分悄然渗透。

课下一群男生吵闹着走进教室,王林飞奔到顾凛面前:“好凛哥,人家想死你了,你不在,人家打球都没有激情了!”

“滚,别犯病!”顾凛笑着骂道。

“人家还帮你买糖呢,你就这么凶人家。”说完王林自己都受不了地笑着把刚买的一袋糖递过去。

顾凛接过糖说:“谢了,改天请你吃饭。”又转头看向韩冬冬:“学姐,吃一个?”

韩冬冬“不”字还没说完就见顾凛不容拒绝的眼神,只能说:“我只吃橙子味的。”

“巧了啊,学姐,我们凛哥也只吃橙子味的。”王林惊讶的说。

顾凛笑着将糖递过去,还不忘怼王林:“学姐是你能喊的吗?”

韩冬冬拿过糖,碰到少年的指尖,糖纸还残留对方手心的温度。

晚自习下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韩冬冬步行回家,街两旁的路灯散发着暖橘色的光星,放在校服外套口袋里的手摸到一颗糖。

橙子味的酸甜口感在唇齿间扩散,脑海里浮现顾凛的模样。

或许一起都没有那么糟糕,韩冬冬站在楼下抬头看自家的灯光,心里默默地想。

02

在学校的生活依旧平淡和充实,每天都在奋斗不同的学科,不断刷试卷,面临不同的大考小考。

上半学期的期中考试,韩冬冬考得不理想,当天晚上到家的时候,母亲询问成绩,韩冬冬沉默着走进房间。

“你知道我们为了你复读付出了多少代价?”门外是父母的责备。

韩冬冬坐在书桌前,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一瞬间对所有的事物都失去了兴趣,觉得毫无意义,刹那间的崩溃让人猝不及防。

哭完之后,韩冬冬还是默默的拿出试卷,继续刷题。

第二天来学校,下课就被老班叫去,韩冬冬站在老班的办公桌旁听训。

“韩冬冬你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心思都放在哪里了!你和应届生不一样,知不知道,你没有重来的机会了。”一个课间,韩冬冬都浑浑噩噩的,连蒋老师具体说了什么都没仔细去听,只听到最后一句“你先回去吧”才转身离开。

去洗手间又或是在教室都能听到有女生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的声音,“复读还考差,可真厉害”,“我反正肯定不会复读的”,“你看她天天一副高冷样子给谁看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韩冬冬没去,望向窗外被夕阳染红的天,想到那些曾经的同学已经走进大学,想到回家后父母失望的表情与严厉的斥责。

虽然之前也听到那些议论声,但她从未在意过,可现在有了一个突破口,所有之前积压的负面情绪与巨大的无形压力压得韩冬冬几乎喘不过气。

如果明年还没有考好呢?如果明年比今年还差呢?这些不确定的问题此刻被负面情绪放大,韩冬冬开始恐慌,慌得烦躁,慌得手都开始抖,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泪水莫名涌出湿了眼眶。

“学姐,你吃不吃糖?”身后传来顾凛的声音。

韩冬冬努力睁大眼睛试图将泪水憋回去,还没摇头就听到声音:“橙子味的糖可以使心情变好。”

视线一瞥,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几块糖,韩冬冬极力平复自己翻涌而上的情绪与想哭的欲望,她想找一个发泄口,但自尊心只能竭力将所有情绪堵住。

良久,盯着黄色的糖纸,缓缓开口:“顾凛,你觉得我会成功吗?”

“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你现在多收集几个失败,最后肯定会成功的。”

“可我不能再失败了,所有人都在否定我,当初我想选择复读,没有一个人支持我,都在说:你能保证明年一定能成功吗?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我真的不甘心,我想去大学,很想很想。”

顾凛右手转笔,眼睛看着她说道:“未来的事谁也不能保证,更何况是你?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听从内心把握现在的机会,毕竟自己的人生是自己过,别人帮不了你,所以也没必要让别人的思想改变自己,趁年少就该去拼,不让以后的自己后悔。”

语毕,韩冬冬沉默了许久,抬手默默地撕开糖纸,莫名的笑了,开学到现在还没听到顾凛一次说过这么多字,“你说的对啊,这是我自己的人生,我不甘心,我不愿后悔。”

年少是什么样的?是肆意的,是轻狂的,是嚣张的,是跌倒了也爬起来,满怀热血地去拥抱未来与梦想。满怀热血地去拥抱未来

“以后有什么不会的直接来问你凛哥。”顾凛右手支着脑袋,眼神里的不羁与桀骜如阳光般耀眼。

韩冬冬笑着问:“那就麻烦凛哥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上课睡觉还考第一的呢?”

“你问这就没办法了,你凛哥这是天生的。”顾凛自信的挑眉。

王林吃完饭咋咋呼呼地回来,“凛哥你没去吃饭?亏我还找你。”

王林的同桌郑智一把拉住他拖回座位,压低声音说:“你是不是傻,到现在都没看出来?”

“看出什么?”王林一脸懵。

“我们凛哥要铁树开花了!”郑智无奈地说。

王林瞬间眼睛都瞪圆了,“可冬冬姐那可是块千年寒冰,砸不开啊!”

郑智无语,“我真是服了你的智商,砸不开不能把它融化吗?”

王林这才了然地看向郑智,综合具体情况,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03

学期接近尾声,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门终于结束,王林如释重负地坐在课桌上,“总算结束了,凛哥,寒假出来聚一顿呗?”

“一共就一个星期的假,你也好意思说寒假。”顾凛含着糖说。

王林不在意地说:“说实话能有七天都算不错的了,我一开始以为只有五天,再说就聚一次,要不大年初二,你们今年回老家吗?”

郑智背上书包,“就七天谁回去,还有一堆试卷,大年初二应该可以”。

“那也行,学姐来吗?”顾凛转头看向韩冬冬。

韩冬冬想到自己的父母,犹豫地回:“不确定。”

“那你记得提前通知我,毕竟学姐来我才来。”顾凛语气含笑。

王林大呼:“凛哥你这双标啊!太重色轻友了”,后半句没敢太大声说出来。

但身旁的郑智听到了,推推眼镜发表感想:“也不是第一天了,习惯就好。”

出了校园门,韩冬冬看见顾凛还跟着自己,疑惑的转头看他。

顾凛不自然地说:“顺路。”又急忙岔开话题:“期末感觉考的怎么样?”

“还行!”韩冬冬拉拉书包带子,脚步加快,听到少年随之加快频率的步伐,嘴角的笑容不经意地绽放。

顾凛追上来说:“如果你实在来不了也没关系。”

“再看吧,我到时候就说是班级举行的应该可以,最迟除夕通知你。”韩冬冬思索着说,“行了你也确定了,回家吧,别以为我真不知道,要真顺路之前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你”。

顾凛笑笑,被戳穿也没不好意思,单肩背着书包散漫的说:“如果学姐想我陪你的话,以后也不是不可以天天顺路。”

“我才不想呢!”韩冬冬说完就往小区前跑,后面的少年身形挺拔,望着她的背影目光温柔。

除夕夜,韩冬冬坐在客厅沙发陪父母看春晚,不过一会儿就没什么兴趣了,边回自己房间,正好收到顾凛发来的消息:“来吗?”

韩冬冬提前和父母说了,父母本是不同意的,但听到是班里举行的,再加上这次期末考得超常水平便松口答应了。

“来。”

顾凛躺在床上,看到回复消息,笑着打字:“学姐守岁吗?”

“怎么?”

“我得是祝福学姐新年快乐的第一个人!”

韩冬冬想到顾凛一副自信的模样,打字:“这我就不确定了。”

由于高三长期熬夜,韩冬冬一时也睡不着,客厅里父母早已关了电视回了房间,站在阳台趴在窗户上。看小区居民楼的灯火,过年大部分人都回老家了,小区人自然少了很多,夜晚的寒风凛冽。

凛冬已至,初春还会远吗?

所有的一切都在轮回,属于你的终会降临。

当整十二点到来时,韩冬冬拿起手机,“韩冬冬,新年快乐”,顾凛的声音从手机传来,嗓音清冽。

顾凛,新的一年,你也要快乐。

大年初二,韩冬冬围上围巾推开家门,父母走时还不忘叮嘱道:“别太晚,早点回来。”

刚出门就收到顾凛的消息,“出发了吗?”

“刚出门。”

“我在饭店门口等你,我穿的黑色外套。”

“嗯。”发完韩冬冬上了公交车。窗外的景色随着车速的加快而掠过,二月初的天气还是很冷,韩冬冬将手揣进口袋靠暖宝宝取暖。

下车时发现顾凛没有在饭店门口,而是站在站台旁等她,他身高出众,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没有在玩手机,看到她下车便走过来,“应该前几天下雪路滑,车开的有点慢。”

“等久了吗?”韩冬冬有些抱歉地说。

“没事,王林他们也才到。”

顾凛选的是火锅店,过年本没多少店开门,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人还挺多。室内温度偏高,韩冬冬扯扯围巾,手心有些微微冒汗。

有些意外的看到王林和郑智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女孩穿着白色的羽绒服,脸上有些婴儿肥,看见自己便走过来笑着说:“冬冬姐,我叫顾悦。”圆圆的杏眼笑起来弯弯的。

“你认识我?”韩冬冬有些诧异。

顾悦环住韩冬冬的左臂说道:“我哥经常跟我提起你,冬冬姐果然和名字一样可爱。”

顾凛有些无奈地向韩冬冬解释:“我妹,今年初二,不愿待在家里,非要出来玩。”

韩冬冬了然,摸摸顾悦的柔软的脸庞,笑着说:“你也很可爱。”

五个人围一桌吃火锅也挺热闹,王林和顾悦本就是性格外向,郑智也时不时插上一句。

顾悦突然转头面向韩冬冬问:“冬冬姐,你谈过恋爱吗?”

“没。”

“要不你看看我哥怎么样,虽然脾气不好,但我哥还是有张脸可以看的。”

这可真是亲妹,王林和郑智顿时进入吃瓜状态。

感受到顾凛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韩冬冬不自然地放下筷子说:“我现在主要备考,没太考虑谈恋爱。”

“也是,你们高三太苦了。”顾悦点点头,韩冬冬刚松一口气,又听到她说:“那也就是说考完就可以考虑喽?”

顾悦说完就察觉到顾凛警告的眼神,挑衅的瞪回去,扭头说道:“冬冬姐,听说你和我哥是同桌,你是怎么忍受他那臭脾气的。”

“啊?他其实还挺好的!”韩冬冬讪讪地笑着说。

顾凛嘴角上扬,接过话:“我什么时候脾气臭了,顾悦吃你的饭。”

顾悦表示不服气的撇撇嘴,他哥一定是在冬冬姐面前装模作样,太虚伪了!

王林和郑智互相对视一样,其实他们内心是赞同顾悦的。

吃完饭出来,顾悦提议去看烟火表演,本来城里是不允许放烟火的,但过年这几天市中心专门圈出一片举行烟火表演。正好火锅店离市中心很近,一行人便步行过去。

由于是市中心,人还是很多的,随着时间倒计时响起,韩冬冬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也莫名开始激动,心跳频率加快。

站在身旁的顾凛忽然低下头,凑近韩冬冬的耳畔说:“学姐,想去哪个城市?”

“京城。”韩冬冬语气坚定。

“那我们上一所大学好不好?”

“5,4,3,2”,随着人群的呐喊声中,韩冬冬撞入顾凛漆黑的眼眸。

“1!“烟花随之绚丽绽放。

韩冬冬盯着眼眸里随之而开的花,笑的温柔,四周的声音过于嘈杂,韩冬冬踮脚凑近,以至于能闻到顾凛干净的薄荷味,回应道:“好。”

顾凛笑了,笑的自信与张扬。

一丝如有如无的橙子味,应该是刚刚给的橙子味棒棒糖的味道。

04

寒假过后很快就是百日誓师,随之而来的是几次模拟考试以及各种周练,虽然枯燥乏味且疲惫但也足够充实,所有人都为了各自的梦想而拼搏奋斗。

当毕业典礼到来,韩冬冬难得开玩笑地说:“学弟,毕业啦。”

“实话告诉你,其实我和你是一年的,只是因为九月出生才在你下一届。”顾凛反驳道。

韩冬冬不接受地说:“小两个月也是小。”

“那学姐我们走吧,下午还要去看考场。”顾凛拉着韩冬冬书包上的毛绒挂件往校外走。

回家的路上,韩冬冬内心很平静

高四一年的时光,看似漫长,实则短暂,但无论怎样,她都坚持下来了,所以最后的结果无论好坏,她都会坦然接受,因为她尽力全力,所以不后悔。

高考那三天天气挺热,候考大厅空调开着,顾凛已经到了,看见她问道:“心态怎么样?”

“我都经历过一次了,没有那么紧张。”韩冬冬平静地说。

顾凛点点头说:“也是,紧张的人都是没有实力的人。”

韩冬冬......他还真是过于自信啊,不过倒也是有资本骄傲的。

出考场到校外的时候,里里外外围了好多人,家长不顾天气的炎热,在外面等孩子,韩冬冬想到了去年自己的父母也是这样,一等就是等几个小时,今年她没让他们等,自己打的回家。

三天下来,韩冬冬自觉发挥比较稳,考完也不再去想了,反正已成定局。

考完后,韩冬冬和家里人商量一下报了个旅游团,家里人不赞成出国,但是韩冬冬表示自己长大了想出去看看。

韩冬冬没有将自己的国外六日游告诉顾凛,当顾凛兴冲冲地发消息约她出去玩,韩冬冬已经在飞机上了。

顾凛只能看着记录上的几条消息,“我去国外旅游几天,由于突然决定没能提前通知,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

班里举行聚餐活动,顾凛原本极为高兴早早就来,专门等韩冬冬。

现在顾凛看完气的牙痒痒,考完试就溜,留他一个人在这有啥意思,背后王林喊着:“凛哥,喝酒吗?”

“不喝。”没好气的回道。

王林抱着啤酒瓶子晃到顾凛旁边坐下,颇为语重心长的说:“凛哥,你也要给我们冬冬姐一点自由空间啊,不能老粘着人家。”

“你很懂?”顾凛挑眉看着他。

王林一脸自信:“那必须的”。

“你谈过?”

王林沉默地望着他,吐不出一个字,没好气地说:“说的你谈过一样。”

顾凛摇摇头,“我们两可不一样,我是已经即将就谈了,你是半点消息都没有”。

王林心灰意冷,“凛哥你别高兴太早,说不定冬冬姐在国外看上了金发蓝眸的小哥哥,不要你了”,说完抱着酒瓶找郑智哭诉了,大老远就开始朝郑智喊:“郑智,凛哥又欺负我,他嘲笑我是单身狗!”。

“所以你来找我干什么?”郑智极力推开抱着自己的王林。

王林幸灾乐祸地说:“找你报团取暖,谁让你也是单身狗。”

此时的韩冬冬刚下飞机,韩冬冬选的旅游景点是俄罗斯的贝加尔湖,初中的时候就一直想来看看这最古老安静的贝加尔湖。

俄罗斯的六月并不炎热,甚至需要穿着外套,来到贝加尔湖时,即便之前无数次在网上看过照片,但真切看见时依旧被震撼。

导游说二月底三月初是贝加尔湖的冰封期,是观赏蓝冰的最佳时期,虽然夏天的贝加尔湖同样很美,但美艳的蓝冰和广袤无垠的冰原给人的视觉冲击又是不一样的。

夜幕降临,韩冬冬在湖边吃着烤鱼,望着闪烁星星的天空,一时不急着会酒店,就想静静的一个人待一会儿。想想自己前十九年度过的时光以及内心深处的感情。

突然接到电话,有些意外的听到顾凛的声音,急吼吼又带点脾气的说:“韩冬冬我告诉你啊,你可不能看上外国小伙啊!”

韩冬冬失笑,说道:“我还真看上了,俄罗斯的小哥哥遍地都是。”

顾凛气的一时说不出话,韩冬冬也没在打趣:“骗你的,不过话说这国际漫游费用很贵的!”

“韩冬冬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有话想和你说,要当面才......”

“顾凛。”韩冬冬突然出声打断他,语气平稳的说出他的名字,手机另一段的顾凛如有预料般呼吸微微急促。呼吸微微急促

“明年三月初陪我来贝加尔湖,好吗?”

“好,我们两个人一起!”

韩冬冬望着平静的湖面,郑重的说:“一起,在一起吧!顾凛。”

对面突然没有声音,韩冬冬皱眉,“喂?”

“好,韩冬冬你要说话算话,我刚刚录音了你回来不能抵赖了”。

韩冬冬笑出声,“不抵赖。”

“不过这种话不应该是男生先说吗?你怎么抢我话?”

“谁让我是你学姐呢,你还是弟弟呢”。

顾凛刚想出声争辩,韩冬冬急忙说:“我这信号不太好,风有点大,国际漫游费太高了,我先挂了啊!”说完挂掉电话。

韩冬冬的脸在夜晚模糊的灯光下,红了脸颊。

几天后回来,顾凛早已在机场等人,当韩冬冬拎着自己行李箱往外走的时候,就看见顾凛站在门口盯着她,和周围匆忙的行人格格不入,两个人相视而笑,顾凛跑过来一手拉过行李箱,一手牵过韩冬冬的手向外走,固执地不说话。

韩冬冬好笑地戳戳他,“还生气呢?”

顾凛拉着她往前走,半天没有等到半句话,低头:“我不说话,你就不说啦?你也不安慰安慰我。”

“那你要我怎么安慰?”

“要你发誓以后不准瞒着我随便离开,就算想去哪也要事先告诉我。”

韩冬冬点头:“好”。

顾凛将手握紧,“因为我会陪你一起”。

成绩出来的那天,晚上八点父母围着电脑,韩冬冬想起去年的这时候,那晚的家里气氛压抑,韩冬冬站在阳台哭了许久,一晚上没睡着。

这一次韩冬冬没有急着查成绩,而是躺在床上休息,说紧张是有的,但没了那种刺激感,更多的是淡定。

母亲推开门,激动的说:“超一本线五十多分!”

韩冬冬笑着笑着就流了泪,复读的生活虽然看似简单,但背后的艰难都是自己咬牙挺过去的,但最后还好,她上岸了。

“你说得对,我所有的失败收集了成功。”韩冬冬发消息给顾凛,几分钟后就接到电话。

顾凛的语气一如既往的的自信,带着笑意说:“韩冬冬,我陪你一起去京城。”

电话那头似乎还能听顾悦的呐喊声,“顾凛,我也要和冬冬姐说话!你把手机给我,给我!”

“你别和我抢啊,我好不容易说上一句话,你还和我抢!”顾凛气急败坏地说。

韩冬冬看着曾经对于自己来说比凛冬还冷的日子,也终于有了温度

未来很美好,需要我们一步一步探索,最终我们都会有所馈赠。

05

“顾先生,你糖放少了,有点苦。”韩冬冬皱着眉头说。

顾凛从后将韩冬冬抱到自己腿上,“真的苦?”

韩冬冬用力点头。

“那我尝尝。”说完低下头,感受唇齿间的触碰。

韩冬冬尝到了橙子味的糖,笑着说:“甜的。”

后来的后来,韩冬冬和她的顾凛顾先生一起共度余生。

在恰到好处的时候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两个人在尘世间相知相爱,有太多的意外,但还好最后是你,陪我走到最后。

8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