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云雾去见你

他是她一见倾心的坚持,她是他前行道路上的归期。

他本是个杀手,直到遇见她......

但他们的这场恋爱无疑是一场赌局。

她们第一次见面便是在储念家里。

“爸,我回来了”,储爸爸是本市知名企业家,有权有势,储妈妈在一起意外中身亡,储念一直和储爸爸生活在一起,储先生经常不在家,但储念一直是储先生的例外,储先生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了储念。因为没有母爱的加持,储念对所有事物都感到敏感,对所有人都更加警惕,可却在他面前失了前提。

进入玄关,那高姿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他棱角分明,鼻翼挺拔,眼神坚毅,无法用俊俏二字形容,竟一时看了出神。储念走至跟前:“你是......”

“储小姐,我是储先生新招的......”,还没等他说完储念便抢先开口“保镖!”

男子低头浅笑了一声:“可以这么理解,但保护你的同时我还是你的助理。”他说话的声音磁性、温柔,像是重力的吸引,让人极具安全感。

储念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啊,助理啊!那你叫什么名字!”

“林泽言。”

“林泽言”,储念小声嘀咕了一下他的名字。就这样他们的缘分开始了,可谁曾想,“林泽言”这个名却影响了她的一生。

“哥,师父在里面等你”。

“知道了,你也要小心,你先回去吧”,林泽言进入一家料理店内,服务员将他领上阁楼里,打开房门,一位中年男子背对着他,食指和无名指间夹了只雪茄,他掐灭烟头:“来了,先坐,今天来了一批上好的茶叶,你有口福了”。

“师父,我现在已经成功进入褚家,下一步......”

“好了,今天暂且不提,今天难得你我师徒二人聚聚。泽言啊,当初我救下你们俩,培养你们成人,这中间的代价你也懂,可别辜负了我对你的良苦用心”。

“嗯”。

叮铃铃桌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林泽言看了眼手机显示“储小姐”又看了眼师父:“接吧!”

“喂,小姐!”

“我爸他晕倒了,麻烦......麻烦你......”阵阵抽泣声从手机那头传来:“好,我这就来,你别急”,说完林泽言便跑了出去。林泽言

医院急救中心内,储念和林泽言并排坐着:“谢谢你啊,顾叔家里有事,我也不认识什么人,所以......”

林泽言起身蹲在储念面前:“储小姐做的很对”,储念不知怎的直勾勾看着眼前这位温柔的男子,竟生出了不知名的情愫。片刻后急诊室灯关了,一名医生走了出来:“放心,储先生已无大碍,只是过度劳累,休息几天就差不多了”,储念提着的心也掉了下来:“谢谢医生!”

转到VIP病房后,储念也放心了下来。医院外林泽言和储念齐肩走着:“在我六岁时我妈就因为车祸去世了,自那起父亲便是我唯一的依靠,本以为暗淡的日子里会见不到天明,可我爸却把我丢失的母爱填补了回来,我的每一次生日,每一次重要的日子,无论多忙我爸都会陪我,所以我一点也不羡慕那些拥有母亲的孩子。你知道外界怎么传我爸的吗,说‘储天怀能有今天还不是因为那些不正当的交易谋钱害命’我也曾一度怀疑过,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身为女儿竟然敢怀疑自己的父亲,现在想想我也觉得可笑”。

林泽言想了片刻问:“你现在不怀疑了吗?”储念摇了摇头:“我曾经亲自盘问过他,他告诉了来龙去脉,也带我去了公司基地,我也亲自调查了一番才发现是我多虑了,公司只是个运营基地,他只不过是公司的领导者,只是......”

“只是什么......”储念突然垫脚离林泽言的鼻翼只有一拳,林泽言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呼吸。

“怎么,对我感兴趣啊!”林泽言愣住了。

“哈哈哈,开玩笑的,瞧把你给吓的”,说完她们又向前走着:“只是我爸在运营公司的同时还在调查当年我妈的车祸事件,这也是为什么我梦想成为警察的原因”。

“你想当警察?”

“对啊,只不过现在已经晚了,当年的车祸事件并不是偶然发生,当年要不是我爸因为会议推迟一天回家,可能我现在连爸爸也没有了。”

“当时车祸很严重吗?”

“特别严重,我爸说有人把车动了手脚,我妈因为我在家所以吵着要回来,路上开的太快刹车失灵,撞出了防护带当场毙命,说到底也是怪我”。

“你没有错,这是一个母亲出于对一个孩子的本能想念,如果不是你的话,可能你的父亲也要命丧在那。”

储念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反应过来后开口说:“因为这些年我父亲一直调查当年的事,难免碰壁所以谣言就是这么传出来的。”。

储念沉默几秒后:“真是的,竟然和你说了那么多,有点丢人”。

“一点也不丢人,积压了那么多年倾诉出来会好很多”。

“那......我以后也要找你倾诉。”说完储念便活泼乱跳的向前走着,林泽言盯着眼前这个活泼的女孩,生出了几秒放弃的念头。可能他永远都不会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孩改变了他的一生。

一段时间后储先生出了院,回到了自己家中休息:“爸,医生说了多休息,所以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先休息,剩下的我来做,吃饭时我叫你”。

“闺女懂事了”。

“那可不,我下去了,多休息啊。”

此时一间阁楼内展开了两人的对话:“泽言,一个星期之内解决掉他”。

一口烟雾从他口里吐出:“或者,解决掉他的女儿。”

林泽言瞳孔一震:“师父,为什么,为什么和褚家过意不去”。

姜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之后便重新点着一只烟:“你可从来不打听这些事的,今天是怎么了。”

见他不回答便又开口道:“你还记得我开始教你时说的第一句话吗?”

见林泽言不回答他,他便彻底怒了,直接抓住他的脖子,大声呵斥:“说!”

只见林泽言青筋曝气,脸上瞬间窜红:“不......不可动情。”

说完姜盛放开了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询问,最好不要有下次,滚”。

林泽言收拾好心情便开车去了储家,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焦了的味道,便直奔厨房跑去,推开门便看见里面一片狼藉,还有一个带着围裙小花猫在里面,林泽言抬眼看了眼顾叔:“我们都说了,让小姐歇着,可小姐偏要亲自下厨。”

林泽言看着一脸无害的储念竟一时笑出了声:“原来你会笑啊!”

林泽言愣了愣:“小姐,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你十指不染阳春水的,要是......”

“哎哎哎,打住,我都猜到你要说什么了,你肯定要说,要是不小心切到自己了就麻烦了,是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有分寸的。”

林泽言示意让顾叔他们下去,自己收拾厨房:“你这和三岁小孩有什么区别?”

“有啊,我有你啊,”林泽言收拾物品的手顿了顿:“小姐,我是你的助理,这些是应该的”。

“你怕不是死脑筋吧,我都这样说了那我肯定......”还没等储念说完:“小姐,你先回房间收拾收拾,这些我来解决。”储念气鼓鼓的出去了,突然想到什么又折了回来:“以后不要再叫我小姐,我有名字的,你就叫我阿念好了,不许不听,否则我就开除你。”说完她便满意的离开了,独留林泽言一人在厨房,此刻他的心五味杂陈。终究他还是动了心。他还是动了心

咚咚咚,林泽言起身开门:“林殊,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哥,我怀孕了,两个月了”林殊开始痛哭起来,林泽言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到底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吗?要是被他知道你就没命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都懂,可是我今天去医院我才发现,原来我不忍心,哥,怎么办啊?”

“孩子他父亲是谁?”

“孩子父亲,”林殊不敢抬眼看着林泽言:“孩子父亲......”

“说啊!”

“孩子父亲结过婚了,我告诉他我怀孕了他让我打掉,我不忍心呐哥,哥,你一定要帮我,我没有办法了。”

“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这几天你先在我这过几天,哪都别去,知道吗?”

“嗯”。

第二天早上林泽言一如既往的来到褚家,储念见到林泽言便招手:“林泽言,快来。”

林泽言走至跟前:“我告诉你,我在警察厅上班了。”

林泽言彻底震惊了,本以为她当初就是玩笑话。一旁的储爸爸笑着说:“瞧把你给乐的,你只是暂时协助人家破案的,算什么警察啊,大学金融白学了。”

储念抬头看了眼林泽言:“爸,嘘,您别戳破我啊,我不管,反正也是在警察局里。”

“行,但是你妈的案子破了马上回来,公司还等你呢,我可就你这一个宝贝女儿。”“

“好好好,晓得了。”

“那......爸我今天就不回家吃饭了,和林泽言有点事。”储先生看了眼林泽言笑着说:“果然啊,女大不中留喽”。

车内林泽言开口道:“去哪?”

“去我小时候最开心的地方。”

林泽言储念双双下车:“这就是你小时候最开心的地方?”

“对啊,游乐园,我就只来过一次,还是和我爸妈一起来的,今天这是第二次”。

说完储念拉起他的手向游乐园内跑去,储念带他去坐了旋转木马、射击、碰碰车等能玩的都玩了,看见她那满足且充盈的笑容,他也开心了起来,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感到这么开心,此刻的他多希望时间能慢点啊。

“开心吗?”储念开口问。

“嗯,开心。”

“还有特别心的呢,走”,一会之后他们便来到了广场,那里人山人海。片刻,傍晚的天空中出现了烟花,一阵阵烟花使在场的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储念边看烟花边大声问林泽言:“林泽言,心动吗?”

林泽言盯着眼前的储念:“阿念,我的心它动了”。

林泽言回到家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的一幕幕,他承认他动心了,今天的一切像是录像机一样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尤其是那个叫储念的女孩。

叮铃铃,林泽言床头边的电话声响起,他拿起手机:“喂!”

“泽言,老地方见。”

“师父,林殊让我帮她请假。”

“她怎么了?”

“前天她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挂科,检查了身体,检查结果显示是子宫癌需要及时手术,我怕国内医疗有所欠缺,就让她出国治疗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今天的飞机,这是她的化验单。”

说完林泽言便把化验单递给姜盛:“嗯,知道了,你安排就行,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说。”

“嗯。”

“言归正传,我交给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给你的时间不多了,抓紧解决,要不然我就亲自动手。”

“嗯,知道了。”

“爸,你也不叫我,我今天第一天上班。”

储念着急忙慌的下楼,一气呵成:“阿念你慢点,来得及。”

到达警察局,警察局局长带她进去:“哎哎,大家把手里的活停一下,来了位新成员。”

局长示意她介绍一下自己:“大家好,我叫储念,可以叫我阿念,我是本次案件的协助者,还请大家多多包涵。”一阵嘈杂声响起起,此时一位男子清了清嗓开口说到:“阿念,你好,我叫苏烈,还是个实习生,不过马上转正了。”苏烈一脸傲娇的看着她,此刻全组大笑,局长说道:“他就是全组的开心果。”慢慢的储念紧张的心也得到了放松。

完成今天指定的工作,苏烈和储念一同下班,警察厅外一位高姿挺拔的男子站在车前:“林泽言,你来接我了。”

储念看了眼苏烈介绍说:“他叫林泽言,我......我朋友。”

“你好,我叫苏烈,阿念的同事”,阿念这两个字是他多么渴望叫出口的名字啊。

这几天,储念一直忙着警察厅的事,当年的车祸也有所进展。空闲之余储念也帮着警察局解决了不少麻烦事,和警察局里的人也越来越熟。尤其是那个叫苏烈的男子。

“阿念,你母亲的案子是十几年前的案子,我们现在只能确定的是刹车失灵,根据你父亲提供的资料来看,我们必须先找到给车子动手脚的人,今天不早了,先回去吧。”

“嗯,辛苦你们了。”

“啪”,一阵巴掌声想起,“这次你可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三番两次解决不了,这次又是什么借口。”

林泽言沉默不语:“好,那我就亲自解决她。”

林泽言听闻立马站起来:“为什么您偏偏与他家为敌,他们是什么人您清楚吗?”

“呵,你可真的是我的好徒弟,把你培养成人,为的是就是杀了他们,可你现在却在质问我,你就那么想知道是吗?”姜盛习惯性抽出一只烟点着。

“想必那丫头在调查当年她母亲的事吧!”

“难道您......”

“没错,可当年我想杀的并不是她母亲,那几年本是我事业蒸蒸日上的阶段,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断了我的财路,那些年我的投资还有我所有的积蓄都没了,我四处贷款,负债累累最后家破人亡,你师母也跳楼自杀了,一夜之间我倒是成了众矢之地。”

“所以你杀了阿念的母亲。”

“阿念?叫的倒是亲切,喜欢她啊,可惜你们不可能相爱,别忘了你的身份”。说完姜盛便向门外走去:“请你不要动她。”

姜盛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林泽言,林泽言此刻的眼眸里多了一些凌厉和决心,姜盛明白现在的林泽言已经不受他控制了。

林泽言现在才彻底觉悟,他只是姜盛杀人的工具,而此刻的姜盛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失去了理智。他想保护阿念,想一直一直保护她。

今天的雨下的格外大,林泽言没有开车,他远远的注视着那栋别墅,他现在应该恨透了自己吧。

第二天早上,林泽言不是从自己床上醒来,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床上醒来:“你醒了”

“阿念”林泽言一脸震惊。

储念笑了:“你也是的,下那么大的雨也不打伞,幸亏顾叔出去关门才看见你躺在大雨中。”

“我躺在雨地里?”

“是啊,而且还发烧了,我可是照顾了你一整晚呢,来把药喝了”,林泽言突然抱住眼前这个女孩:“谢谢你,对不起!”

“怎么了,烧糊涂了,对不起干什么”,林泽言放开储念,“我告诉你啊,林泽言,占了我的便宜可是要对我负责的”。

林泽言笑了:“好,负责”。

林泽言知道他说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但他想好了,哪怕是地狱他也要去闯闯。

就这样她们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也是林泽言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可惜该来的总会来,警察那边进展迅速,很快查到了姜盛头上,下一步就该着手调查姜盛了。

“泽言,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妈的事有眉目了,警察现在发现了可疑人员,好像叫姜盛,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查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但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有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听到姜盛这个名字林泽言顿了一下,他不知道他还能瞒她多久,他也知道这件事终究会有结局。

那天之后,林泽言再也没去见过姜盛,可姜盛却自己找上了门,林泽言打开门便瞧见姜盛站在落地窗前:“你怎么来了?”

“怎么,来看看我徒弟不行吗?”林泽言没有吱声,只是沏了壶茶:“怎么,不认我这个师父了。”

“我不想再帮你了,你的恩情我会还,但不是以这种方式”。

“因为她吧!”

“好,以后啊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但你的恩情的确要还”,说完姜盛便离开了。

“姜爷,您真的打算和他断了这层关系吗?”姜盛盯着车窗外,“一只不要的狗罢了,利用好了就应该扔了,我要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嗯,一切都办好了,警察那边应该收到了。”

“那就好,好戏这才开始”,姜盛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这时警察厅内也收到了一份匿名资料,里面有那年案件的前因后果,当储念接过来看时她震惊了,那一刻阿念什么也没想,唯一想的便是赶紧去往林泽言的身边,陪着他。可到到他家时他已经不见了,她怎么也找不到他,她怪她自己,怪她丢了他。

“林泽言,你个王八蛋,你凭什么一声不坑就消失,你还没有问我相不相信呢,林泽言我相信你,拜托......拜托你不要消失好吗?”而这一切刚好被躲在密室里的林泽言听见:“阿念,谢谢你,谢谢你将我从地狱里拉了出来,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但不是现在”。

不久之后警察厅的逮捕令贴的到处都是,他也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姜盛,你给我出来”,林泽言身着黑色衣服,头戴一顶鸭舌帽出现在了姜盛家里:“哟,昔日徒弟来见师父了”。

“姜盛,你真是阴险,你竟然利用我。”

“啧啧,怎么叫利用呢,不是你说的欠我的恩情你会还的,这不,警察查到了我的头上,你的恩情也还了,两全其美”。

“你真卑鄙,我当时要是不和你走,起码还能保住我父母的名声,而现在你却利用我父母来洗脱你的罪名,无耻下流”。

“我无耻下流,的确,你父母都死了我也不放过,毕竟人死了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们的清白。”

“我会和警察说明一切的”。

“哈哈哈,你忘了吗?你现在可是过街老鼠,你去了可是自投罗网,我早就说过,不要动情,这都是你自找的,对了,你妹妹我已经派人去接她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在哪生都一样。”说完姜盛走到林泽言面前小声说道:“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给你们留有余地罢了,下一个就是她了”。

林泽言握紧拳头狠狠的向姜盛砸去,不过一会便被姜盛手下人制止住了。那一刻林泽言真的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阿念,你还好吗?”

“爸,我快不行了,我真的坚持不住了,你相信不是他对不对,对不对吗?”储爸爸抱住自己的女儿,安慰着她:“相信,爸爸相信”。

第二天,储念照常去往警察厅,意外发现桌子上有一个资料袋和一封信,信里林泽言向储念说明了一切,哪怕全世界误会他,他也不想让储念失望,而储念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他,这大概就是各自的奔赴吧,这时储念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将资料袋交给苏烈:“苏烈,这里面有一些姜盛的罪行,你交给局长,我有事先出去了”,话音刚落储念就带着信跑出去了。

“咚咚咚”,姜盛开门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是,储念径自走向大厅内坐下,姜盛紧跟其后:“储小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呐”。储小姐

“是你吗?”

“什么?”

“诬陷泽言父母,举报泽言是杀手,包括......当年的车祸事件”。

“害,就这些啊,是我又怎样,你能把我怎样”,储念隐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你要是主动自首,我会过往不究,毕竟有法律在,可如果你不自首,那我就......”

“就怎么样啊储小姐,难道......”说着说着姜盛坐到储念旁边,直接拽下储念脖颈处的项链:“难道凭录音揭发我吗,储小姐你还是太嫩了些,竟然主动送上门。”还没等姜盛说完,一个下人便传来话说刚才的事情已经公之于众了,此时的姜盛才明白她还留了一手。原来储念做了两手准备,口袋里还装了部手机并和电台取得了联系,进行了实时播报。

储念再次睁开眼时是在一个高楼的楼顶内绑着。只要姜盛想,他就能分分钟推下储念。姜盛狠狠的打了储念一个巴掌:“行啊你,给老子玩这套”,储念能明显的感受到嘴里的血腥味:“哼,这叫兵不厌诈”,此刻的姜盛气急败坏准备松绳推她下去,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住手,别动”,姜盛回头看,便看见林泽言手持着抢正对着他,其余的人也不敢乱动,储念忍着痛开口说:“泽言,不用管我,警察很快就来了”。

“姜盛,放开她,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哼,你觉得我还有余地吗,大不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正当姜盛要推下储念时,林泽言开抢了,击中了姜盛的手臂和腿。

这时警察也来了,林泽言立马扔下枪支跑向储念给她解绑,顺之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没事了没事了,都结束了”。

不久之后,法庭判决姜盛无期徒刑,由于林泽言没有任何前科,便没有判罪。这场仗他们打赢了,也赌赢了,她们也才刚刚开始,

几年后,储念来幼儿园接孩子却听到有些人窃窃私语:“你们听说了吗?就她,年纪轻轻怀了孕,孩子她爸都没见过。”

当储念想向上前理论时突然一只手拉住了她:“老婆,辛苦了”。

储念笑着回答:“来得可真及时啊”。

幼儿园刚放学便看见扎着两个马尾辫眉宇间透着灵气的小女孩跑了出来:“爸爸妈妈!”小女孩发出的小奶音甚是可爱,她大概是不小心坠落凡间的小天使吧!看着如此可爱的女儿,林泽言开口道:“我们也生一个吧,生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小公主。”

“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

“放心,林殊不会生气的”。

这应该是林泽言最幸福的时光吧,在一个没吃过糖的年纪里,遇见了比糖还甜的储念,至此之后她便是他心底最柔软的光......

2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邮箱,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